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glulu.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后一名女知青》最新章节。

这样一个人,应该是对自己忠心耿耿的。实际上,林奥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安博的忠诚。可现在,一切都摆在了明处了,也由不得他不信。

“那这么说的话,安博也有可能背叛了你。”晨宁无情的说出了这个事实。两个小队的诺兰之鹰的‘精’锐部队,这绝对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力量。

“也许是他们被干掉了呢?”林奥心里还有一丝的奢望,但是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可能。在他的府邸范围之内,敌人不可能派出大量的人手,能够潜伏进来三个高阶水准的盗贼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哪怕是那些家族‘侍’卫完全的被收买,并且朝着安博的队伍动手,也不可能消灭得了两个诺兰之鹰的‘精’锐小队,哪怕就是算上那三个高阶盗贼也是如此。

安博带领的这两个小队,平均的军事素养很高,而且作为指挥官的安博自己,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从战场上走下来的高阶骑士。就那些从来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的家族‘侍’卫,哪怕数量再多上一倍,也不可能是诺兰之鹰的对手。

这要打起来,不说谁胜谁负,起码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够结束的。那只要他们坚持一段时间,在林奥府邸不远处可就有军营在,拉上一整只部队,杰拉德和希尔顿这两个高手也能够很快的支援过来,根本不可能出现林奥那么轻松的被人抓走的情况。

所以说,安博带领的小队未曾支援而来,既不可能是他们没发现林奥跟盗贼战斗所产生的动静可不算小也不可能是他们被消灭了,那剩下唯一的一个可能‘性’,就是安博反水了。

连自己的嫡系部队里都出现这样的问题,林奥感觉自己太失败了。

“这事不能怪你。”晨宁倒是反过来安慰他说道,“任何一支队伍里面都不能保证完全的毫无污垢。只是以后要多加监察才是真的。说说你在地牢里的情况吧,我们得赶紧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否则我们很难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林奥点了点头,继续开始诉说。

按照他自己所言,他被关进地牢,是两天前的事情。这两天里面,温纳伯爵来见了他一面,两个人有过一番‘交’流。

“他都说了些什么?”晨宁问道。

“他没说什么。”林奥的脸‘色’很不好看,很显然,成为阶下囚的滋味,恐怕会让他终生难忘,“他只是宣判了一下我的罪名……哼哼,作战不利,简直笑话!联盟总指挥部都授予我了正式的中将军衔,荣耀奖章,连不属于联盟内部的维多利亚大公,都授予我了一个荣誉勋爵。可笑的温纳,居然以这样蹩脚的理由宣布我有罪?”

现在的处境终于安全了一些,而晨宁在他的心里也是属于最可靠的人之一,所以他也就毫无保留的发泄着自己内心的怒气。突然之间被人抓捕到地牢之中,这可以说是林奥自我感觉,在人生当中遭遇的最大挫折了。

他碰上的困难很多,尤其是在战场之上。但那至少都有解决的办法,奋死拼搏总能够搏得出一线希望的。而这次,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就已经身陷绝境了,这怎能不让他感觉到挫败?

.

“打起‘精’神来吧。。”看着林奥的这幅样子,晨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怎么好受,但是恐怕现在没有什么时间给你慢慢伤感了。我们得赶紧回到弗莱彻。你不在的这两天,杰拉德他们肯定都已经炸开锅了,你必须要赶快回去收拾局面。”

“好,赶快出发吧。”林奥说道,不过接下来他看了看自己手脚上面的镣铐,又苦笑着道,“我身上的这玩意儿怎么办?”

毫无疑问,林奥要是带着这些东西,想要快速的赶回弗莱彻伯爵领,那是很困难的事情。而要是晨宁背负着他,也很难拥有很快的速度。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得想办法,讲林奥身上的枷锁给‘弄’掉才行。

之前在地牢当中,晨宁就想找到钥匙帮林奥解开镣铐的。但是他当时不管是在那个‘侍’卫长的身上,还是典狱长的身上,包括那死灵法师,都没有找到钥匙或者类似钥匙的东西。

没有钥匙打开,而在之前地牢的那种环境之下,当然是没有功夫去折腾这个镣铐的,只能带着林奥赶紧跑路。.而现在,情况暂时安全了一些,这东西就得赶紧想办法给‘弄’掉了。

凑到了林奥的身边,晨宁将那手铐端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端着这一副不大不小、刚刚足够将林奥控制进去的镣铐,仔细的做着分析和检查。

这东西的材质很奇特。晨宁可以辨识得出,这是一种金属,但却非是某种单一的金属元素构成的。他尝试用法术模型解析了一下材质的构成,发现主要材料是魔铁,但在一些关键位置,却又不少的‘精’金的存在,而在内部的法阵篆刻上面,则是由秘银构成的。

这三种金属材料,可都是价值非凡的东西。魔铁还好说,这是一种坚固的导魔材料,有着微微发绿的表面颜‘色’。魔道‘性’能比较突出当然,这是相对于普通的钢铁来说的。这是制作魔法道具很常用的东西。虽然有更好的导魔‘性’能的秘银,但是秘银的价值实在太高了。这么一个镣铐,要是全部都采用秘银制作的话,可就价值非凡了。

不过,在这幅镣铐当中,也是有秘银材料的。秘银的坚硬程度比魔铁差许多,但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导魔材料之一。篆刻固化的魔法阵,秘银简直是无法替代的材料。

而在镣铐当中的另外一种材料,价值几乎不下于秘银之下,那就是‘精’金。‘精’金的导魔‘性’能倒是一般般,甚至比魔铁还要不如,但是其的坚固程度,简直是世无能敌的。

这三种材料,仅仅是晨宁从手铐和脚铐上面所感受到的分量,仅仅是材料的费用,都抵得上两件稀有级的装备物品了。更别说,将材料变成真正有用处的镣铐所需要‘花’费的制作成本,那恐怕比材料本身的价值还要更加的昂贵。可以毫不夸张的讲,这样的一副镣铐,价值就算是比不上史诗级物品,恐怕也相差不多了。

“真的够下本钱的。”晨宁啧啧称奇,“看来温纳伯爵对你是相当的重视啊。”

对于晨宁的调笑,林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他只能苦笑以对,然后轻声问道:“有办法解决么?”

晨宁‘摸’了‘摸’鼻子,说道:“有是有,不过……”

“不过怎么了?”

“不过……算了。”晨宁话说到一半儿,就没有继续说下来。他直接将林奥背了起来,带到了一片农田旁边的草垛旁,将他安置好,然后吩咐道:“你稍微等我一下,五分钟左右,我马上就会回来。”话音落下,还没等林奥说些什么呢,晨宁的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晨宁之所以要离开林奥的原因,当然就是去找给他解开镣铐的办法了。他自己肯定是没辙的,在刚才对于镣铐的辨识当中,他最多也就能够将构成的材料分析出来,然后从内部篆刻的固化魔法阵当中分辨出这是一个专‘门’用来禁锢斗气,甚至禁锢体力的特制镣铐。在这个镣铐的作用效果之下,只要实力没有达到传奇级别,都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自行挣脱,所有的斗气和体力都会被镣铐所压制,被压制的人会变得虚弱无力,甚至连走路都很困难,就比如像是林奥现在这样。

以晨宁的水平,它能够认得出来这东西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最专‘精’的,还是在战斗之上,让他制定个战斗计划、杀个把人没什么问题,但是做魔法这方面的‘精’细活儿,就有些难为他了。毕竟,他上一世是个纯粹的战士。而这一世,拒拥有了魔法的力量,但是他的魔法也是用来增强自己的战力的。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传统的法师。

不过,这不意味着他不能够成为一个正统的法师。他所缺失的,最主要的就是魔法学识而已。这东西,对于晨宁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作用,他又不要自己开发魔法,也不要自己研究新的魔法体系,也没想着自己成为一个魔法工匠去制作那些魔法阵、绘制魔纹什么的,他学那玩意儿干嘛?

当然,学还是得学一点儿的,毕竟,施法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跟魔法学识是挂钩的。不过,晨宁通常只会将魔法学识通过法则之力强化到足够用的地步就可以了,及本行不会继续往上继续强化,除非是必须要升级否则不能释放新的高环法术。魔法学识对于战斗的帮助其实也并不是没有,比如说辨识对手正在释放的法术然后进行法术反制,就是一个很实用的能力。而且过硬的魔法学识,还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施法速度和法术威力。

不过,施法速度和法术威力这两个方面,通过魔法学识来进行提升的话,‘性’价比太低了,晨宁想来在利用法则之力上面都非常的注重效率,他才不会为了那么点儿的提升,丢进大量的法则之力呢。想要强化施法速度和法术威力,直接提升魔法学识下面的子项,超魔技巧岂不是更快捷、更方便的达到他的目的?

至于那个法术反制的效果,晨宁压根儿半点儿都用不上,也就不往这上面‘浪’费了。

.

法术反制是一个很高端的施法技巧。(--当敌人正在释放法术的时候,通过高超的魔法学识,辨识出敌人的法术,然后通过逆向的释放这个法术,以达到破坏对方正在构成的法术模型的效果,完成法术反制。

这一整套过程当中,都不允许有半点儿出差错,否则就会功亏一篑。这样的能力并不能算是差,对于正统的法师来说,是非常的实用的。不过,对于晨宁而言,可就不是这样了。

他通常都需要跟敌人近身搏斗,哪怕是对付一些法师,靠近过去一击致命是比在远处跟敌人对拼法术更加好的办法。毕竟,以己之长攻彼之短才是正道。法术反制这么麻烦的流程,他很少有机会完整的走上一遍。相比之下,用刀剑迫使地方放弃施法,甚至干脆就是一个法力风暴过去,直接瓦解对方的魔法力量,都是更加简单粗暴、却又很有效果的办法。既然这样的话,他又何必舍近求远,去追求那根本不适合他的战斗风格法术反制的能力呢?

这就让晨宁在魔法学识上面的投入变得很吝啬。仅仅只是为了获得高环法术的释放能力,而让魔法学识的等级提升到了刚刚合格的地步而已。这样的魔法学识水准,对于他现在想要找到解开林奥手脚上面的镣铐,能够起到的帮助真的很有限。

可谁让他是个位面穿梭者呢?法则之力这东西,简直是多元宇宙最大的作弊器!

晨宁一周之前在托尔托的冒险活动当中所获得的法则之力,在提升了一下龙火邪术的等级,获得了邪火龙枪这个新的邪术之后,他可还没有用完呢。再加上之前在地牢里面杀掉了那么多的敌人的击杀奖励,同样也不是一个小数目。这些法则之力全部累积起来,让他的身上此刻有差不多两三万万没有使用。原本他打算先积攒一下,然后全面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但是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得破产了。

虽然有点儿遗憾,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晨宁将这些生下来的全部的法则之力,扔进了魔法学识里面,并且还额外拿出了好几千,扔进了魔法装置这个子项目里面。待到他感觉到脑子里多了一些特别的、以前没有的知识的时候,已经大约是几分钟之后了。

搞定了这些之后,晨宁返回了林奥的藏身处。他这通过法则之力直接获取知识的作弊能力,实在是不方便让林奥知道。拒林奥应该已经猜出来他是外围面来客,但是这种超出任何一个世界的理解的东西,还是尽量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谁也说不准会不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看到返回而来的晨宁,林奥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用眼神看向晨宁,仿佛是在等他的解答一样。

晨宁避开了林奥的眼神,走上前,再度端起了他手上的镣铐。

“别白费力气了,搞不定的,我们现在应该去找一个真正的擅长魔法装置的大师,才能解决这个东西。或者,我们干脆直接回领地?我总是很担心现在的局势,先将弗莱彻伯爵领的情况稳定下来我们再别的也可以。”

林奥没有阻止继续这种在他眼里等同于无用功的尝试,同时嘴里碎碎念着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打算,但是很快,他的眼睛就瞪得大大的了之间就这么一嗅儿的功夫,晨宁在这衣服镣铐上面也不知道摆‘弄’了一些什么东西,就只见这个镣铐,‘吭’的一声,就被打开了!

这下,林奥看向晨宁的眼神,就跟见了鬼一样了:“你是怎么办到的?”

“嘿嘿。”晨宁神秘一笑,没有回答,而是说道:“行了,现在最大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尽快返回伯爵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讲林奥拉了起来,扶着晨宁的肩膀重新站起来的林奥,脚步还是有些虚浮。带了那镣铐两三天的时间,总是会有一些后遗症的,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的,至少也得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才行。

看了看天‘色’,已经差不多是中午的时候了。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食品,分给了林奥一份,两个人赶紧吃完了东西之后,就朝着西南方向走去了。

在吃了点儿东西之后,林奥总算是稍微恢复了一些力气,起码可以按照普通人的正常行走速度前进而不需要晨宁搀扶了。现在他们二人所在的位置还算不上特别的安全,仍然在安菲尔德城的范围之内,只不过密道通往的位置已经是在城墙之外,总比城内要好一些。

此刻距离晨宁劫狱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两个小时。现在,估计那些地牢的看守者们还不一定发现他们已经离开地牢了。那密道在地牢里的入口处,晨宁已经重新的布置了一遍,不会被轻易的发现。而就算被发现了也没有关系,在他带着林奥离开了地道之后,他就把密道通往城外的这一段的出口,给彻底的封死了。那些地牢守卫就算是找到了密道,也休想从这里追踪晨宁他们两个人。

时间暂且还算得上充裕。倒也不需要急切切的亡命天涯。在往西南方向走了大约三个多小时的时候,他们在路边找到了一家旅舍。

“我需要两间客房。”晨宁说道。

看着一身灰扑扑的晨宁和林奥,那店家并不怎么在意。这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完全不值得店家阿谀奉承:“我们现在没有单独的客房了,只有通铺。”

懒得跟对方废话,晨宁直接扔出了两个金币。看到这金币的店家,这下态度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变化:“有的有的,马上有两个客人就要退房了。”

晨宁点了点头,说道:“快点收拾,先给我们准备一些吃的,我们可以稍微等一下。”

第一时间更新《最后一名女知青》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我有无限天赋

聚能蝠

痞子天使

沧想

仙家农女

晚枫无眠

大宋狂医

安可啊

玩转王子学院

广陵青山

太匆匆

英俊的秋天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